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永恒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0-12

因为Taylor Davis的一首My heart will go on跑来看的Titanic。比想象中来的震撼,是的,爱情与灾难。是Jack在Rose喊着自杀时的you jump,i jump. 是Rose被Jack虽然贫困却努力让每一天都有所值,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态度以及他的才华所折服。是两个灵魂简单干净的彼此吸引。是Jack教Rose体验飞翔。是Rose每一次面对危难时抓紧Jack的手对他说i trust you. 是大家逃生时Rose义无反顾地反向走向下层,拿着斧头像个女英雄一样地去救Jack. 是在Jack被冤枉时淡然一句没什麽理由就是觉得不可能。

当"夜夜在我梦中,见到你,感觉你”再一次响起,泰坦尼克号成为人们的记忆,熟悉的旋律中,一段缠绵的爱情画上句号,却留下了人们的思考。 我好似来到了那天上午,登上了巨轮的夹板上,看着泰坦尼克带着浪花,两只海豚起起落。 船上的人们虽然经济能力不同,社会地位也不同,但都带着梦想与希望,在这里相遇,于是,一段爱情产生了。 对了,我看到杰克罗丝了,他们高高站在船头,面对夕阳,张开双臂,在落日余光下比翼双飞,可谁知,那是巨轮最后一个夕阳。 夜晚,当冰冷的巨大冰山与泰坦尼克“死亡之吻”时,刺耳的金属声后,船长下达“妇女儿童先上船"的命令,只见一位父亲,将两个孩子送上救生船后,依依不舍的分别,还有很多妇女不愿离开丈夫,孩子不愿离开父母,但有些被送了上去,就在船下水的一刻,巨轮上传来呼唤,“我爱你" 杰克把萝丝送上船后,目送她缓缓下降,就在这一刻,萝丝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她果断跳出救生船,回到泰坦尼克船上,与杰克在一起。 在这灾难降临的时候,有人选择了带着金钱逃生,而有人,则选择了安详离去,在船仓里,我看到这样一幕:有位母亲,坐在床边,给床上两个孩子讲故事,他们睡了,嘴角还荡漾一丝微笑,而水却将他们淹没,在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有这样一对老夫妇,在床上拥抱着,看着彼此,直到水漫过他们后,才慢慢闭上双眼,长眠于世上。 船长目送最后一只救生船后,安静,沉重的走进船长室,锁起门,握紧舵盘,直至水将他吞没。我流着泪,看着这一幕幕。 杰克萝丝缓缓沉入水中,在杰克的帮助下,萝丝活了下来,而杰克却永远的沉在海底。 一转眼,萝丝已年近沧桑,但她依然保存着杰克的那份爱,她将"海洋之心"抛入大海,沉入冰海。 船沉了,但爱不会沉,杰克沉入深海,留下了对萝丝的爱,海洋之心沉了,留下了她的思念,泰坦尼克沉了,留下了后人的思考,虽然它在深海沉睡了百年,但人们不会忘记, 泰坦尼克号, 在死亡来临的时刻 上帝擦去他们所有的眼泪 死亡不再有 也不再有悲伤和生死离别 不再有痛苦 因往事已矣 让我看六遍的电影 当然不只是因为爱情 <Titanic>属于这样一种电影 你翻来覆去地看过不止一遍 了解它的情节 知晓它的结局 甚至熟记它的每一幕画面 每一句台词 你还是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好电影 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黯淡 相反 时间只会愈加为它刻上岁月的烙印 焕发它的光芒 让你多年以后 每每想起 仍会掀起你心中巨大的波澜 这大概就是时光的力量 不动声色地砸向人们的心上的 唯有旧时光 接近四个小时的电影情节 涉及到人性 生死 爱情等方面 庞大的内容 却丝毫不令人烦闷且脉络清晰 那是一切的开始 让时光倒回 一九一二年 四月十日 英国南安普敦 一艘在当时的世界上最豪华的轮船载梦启航 驶向美国纽约 这就是泰坦尼克号 一艘由一万五千名爱尔兰人建造的 寓意为"永不沉没"的巨大的轮船 人们都坚信 它将永远牢固安全 然而 一九一二年 四月十五日 凌晨 泰坦尼克号走完了它短暂而瞩目的首次航程 与一千五百个鲜活生动的生命一道 永远地沉眠在了大西洋这座冰冷的坟墓中 再不醒来 片头别离的画面如同旧照片般泛黄 映入眼帘 耳边 仿佛从遥远时光而来的音乐响起 这些正向亲人朋友挥手告别的人们无从知晓 在那阳光和煦 微风轻拂的一天 此行一去 竟成永别 然后画面转入一片蓝色海洋 深不可测 暗涌阴郁的蓝 如同海浪 巨大而深刻地砸向人们的心上 在小酒馆里 Jack兴奋地说:"一些人的人生将会改变!" 他赢得船票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来到即将启航的轮船上 "Good-bye.I will miss you!" 他对着码头的人们激动地说再见 即使人群中并没有认识他 为他送别的人 梦里的故乡仿佛就在眼前 他却再也回不去 他是一无所有的落魄穷画家 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的希翼 他站在全速前进的船头 迎着海风 视野辽阔 内心激荡 他对着大海豪迈地喊:"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而冥冥中 有一位叫Rose的少女 那时她美极了 身材是健康饱满的丰腴 脸部是柔和的线条 如同婴儿的肌肤一样吹弹可破 依稀可见细小的绒毛 宛如从希腊油画里走出来的盛装少女 如此美丽的年轻少女Rose 却有着一张绝望茫然的脸 虽然她即将在众人瞩目下 嫁入豪门 妈妈为她束腰 以便塑造出更美的身形 令她喘息困难 她呆看着旁边餐桌旁穿着正式的小女孩 在妈妈的教导下 翘起兰花指 学习优雅的用餐礼仪 她是否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些都不是她想要拥有的 对周围的一切绝望的少女 孤独地走向寒风凛冽的船头 她望着冰冷的海水 有着一股想要结束一切的冲动 那时 Jack来了 ——你不要管我 ——但是我看见了 我无法置身事外 You jump,I jump. 于是我们都看见 Rose眼睛里闪烁的微光 因为她知道 就是他 他来了 他会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着的人潮 走过街道 走过堤岸 走过喧闹 走过孤寂 在这样一个冰冷的海上的夜晚 怀着一颗诚挚善良的心 走向你 告诉你 他无法置身事外 告诉你 他抓紧你了 他不会放开你的手 告诉你 请你不要放开他的手 他和你认识的那些人都不一样 他将带你离开以前的那个自己 她的身边是一群绅士 他们聊政治 谈经济 崇拜金钱和名利 他们自以为是时代的主宰者 在这个世界上 只有一个叫Jack Dawson的人 告诉她 Monet画的是风景画 只有这样一个人 他说:"To make each day count." 只有这样一个人 为她点亮世界 为她描眉画眼 为她出生入死 为她找到 活下去的希望 只是这样一个人 再也没能陪伴她等到第二天黎明的曙光 妈妈说 你嫁给霍家我们才能生存 而Jack说 你是我见过最惊艳 最脱俗的女孩 我身上只有十块钱 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但是 You jump,I jump. 记得吗? Rose 我要确定你幸福 才可以离开 一番挣扎 她选择了走向他 "I changed my mind." ——Rose 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 如果这艘轮船一直行驶到纽约 他们是否就可以一直厮守到老? 但是 从轮船撞上冰山那一刻起 一切都彻底改变了方向 无法挽回 没错 这些都是真的—— 船员问船长 我们是否让女士和儿童先上船? 船长说 当然 年轻的妈妈为年幼的孩子讲着生命中最后的睡前童话——他们生活了三百年 就在长生不老的仙境 爸爸微笑着给幼小的女儿最后的安慰 你和妈妈先上船 爸爸会上另一艘船 我们只是分开一会儿而已 只是一会儿 爸爸爱你们 要做个乖小孩 紧紧握着手 依偎着躺在床上听海水汩汩灌入房间 等待死亡的老夫妇 轮船甲板上的小提琴乐队 最后一支曲毕 小提琴师颔首致意——先生们 今晚与你们演奏 是我毕生荣幸 身边是世界末日般的惊恐 依然从容地演奏到了最后一刻 是因为拥有了怎样一股力量 下一秒即是生死离别 没有明天 在那样的时刻 上帝是带着怎样悲悯的神情俯视着像蚂蚁一样渺小的人们 当Jack带着Rose爬上栏杆时 ——Jack 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当截成两半的船体剧烈下沉时 他告诉她 我抓紧你了 不要放开我的手 他告诉她 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I trust you." 当明明可以坐上救生船离开的她 不顾一切 两次回到浸泡在海水中的船舱 只为解救仍然处于危险之中的爱人时 没有其他原因 "I trust you." 即便Rose已经坐上救生船 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他们仍然凝望着对方 当她从救生船上一跃而起 扑到窗边时 那一刹 因为这份勇敢 最为美丽 ——Why did you do that!You're so stupid! 失去生命也不可惜 没有其他原因 "You jump,I jump." 是怎样一股力量 让她几次放弃汹涌的灾难中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决绝地追随他而去 义无反顾 巨大的船体终于完全地沉入了冰冷辽阔的大西洋 一切归于沉寂 Jack将爱人推上漂浮的木板 而自己却浸泡在冰冷刺骨的大西洋海水里 瑟瑟颤抖着 Jack对Rose说 赢得船票 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它让我遇见了你 他眼睁睁地面对着的 明明是残酷得无法扭转的死亡啊 是怎样一股力量 会让人觉得 失去生命也不可惜 就算失去生命 我也不可惜 我仍觉得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你一定会脱险 你要活下去 生很多孩子 看着他们长大 你会安享晚年 安息在温暖的床上 而不是今晚 不是在这里 不是这样死去 ——你要答应我 你会活下去 你决不放弃 不论发生什么 不论希望多么渺茫 答应我 你决不放弃 且决不食言 ——我答应你 我永不放弃 Rose独自漂浮在海面上 等待着充满未知的救援 那一刻 对于绝望的Rose来说 生命的希望一定微弱得如同黑暗中辽阔的大西洋海面上 救生船上那微弱的探照灯的光芒 即便如此 我永不放弃 她忍痛含泪 松开了死去的爱人的手 奋力吹响口哨求援 至今 我无法忘记 那张被探照灯照亮的 冻得苍白却仍然充满对生命的渴望的 年轻的脸庞 那一定是Rose此生 最勇敢的一刻 当Rose最终放开Jack的时候 那个布满星星的夜空 爱情如歌如斯 他说你要躺在床上死去 然后他就这样沉下去 永远地沉眠在了冰冷的大西洋海底 醒时君已去 今宵别梦寒 第二天黎明的曙光 不论在此之前 在世界的某个时间 某个角落发生了一场多么令人类为之颤动的劫难 仍然如期而至 慷慨无私地照亮了幸存的Rose苍白的脸庞 但有一个人 永远地消逝在了昨夜冰冷的噩梦中 每每看到此时怀揣着对爱人最后的承诺独自幸存 被救生船载着远离昨夜那片噩梦一般汹涌的海面的Rose 泪如雨下 现在你们知道 有一个叫Jack Dawson的人 他不仅拯救了我 还教会我生命的真谛 我却连一张他的照片都没有 如今 他只活在我的记忆中 你用你的生命换我活下去 怀揣着对你最后的承诺 我把余生所有的勇气都用来好好活下去 只因我给你最后的承诺 "I'll never let go." 八十四年了 答应过他的事 她都一一做到 脱险 活下去 生很多孩子 看着他们长大 安享晚年 安息在温暖的床上 那一晚 Rose睡得安详 我们看到她桌上的照片 她真的做到了 热爱生命 她的每一张照片都那样笑容灿烂 灿烂得如同 他还在身边 从未远离 如同八十四年前 在灾难汹涌而来的夜晚到来之前那样陪伴她 她走向船头 将海洋之心坠入深海 那一刻 八十四年来所有的牵挂 终于随着海洋之心 回到了遥远的爱人的身边 被大海呢喃着深藏 电影的最后 在老态龙钟的Rose的梦里 泰坦尼克号正如当年那样金碧辉煌 熠熠生光 所有的人们还鲜活生动得正如当年时光 那时候她还是十七岁的少女 脸庞泛着光泽 她穿着那条长裙 穿过那条长长的走廊 左转 优雅地来到那扇门前 门侍微笑着为她打开门 她看见和蔼的安德鲁先生 爱德华船长 直率的布朗夫人 还有那些热情的三等舱的朋友们 再没有世俗的偏见和突如其来的灾难 他们都站在大厅里朝她微笑 旋梯上的钟楼旁 他永远站在那里 她走向他 那个风度翩翩地等待的他 那个在她最绝望的时候说"You jump,I jump."的他 转过身来 温柔地向她伸出了手 你看 怀揣着对爱坚定的信念活着 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事 就如同 我们每个人从出生那一刻起 就已预知生命终将消亡 但是 仍然要努力活得漂亮 人多渺小 敌不过深邃蚀骨的冰冷海水 敌不过悄无声息的老去时光 你是否热爱过?不管不顾过?忘我地经历过? 哭着笑着痛着爱着不才是人生吗? 时光会改变很多东西 很多东西是改变了 但是还有很多没有 如果连爱都不相信了 我们应该怀揣着怎样的信念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不论你是否相信 我仍然相信 是爱让我们无所畏惧 勇往直前的啊 如同Celine Dion在电影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里唱的那样啊 "You're here,there's nothing I fear." Jack依然活着 在最爱的Rose心中的最深处 "You're safe in my heart." 我只知道 没有爱我们什么都不是 我想 我再也无法忘记Jack和Rose凝望着对方的眼神 无法忘记轮船甲板上小提琴乐队的选择 再也无法忘记"I'll never let go."这一句生死诀别之际忍痛含泪的承诺 无法忘记跨越时空和生死永恒的坚守 再也无法忘记灾难面前的无助和悲伤 无法忘记灾难面前的信念和拯救 再也无法忘记刻骨的人性 无法忘记伟大的生命 这是一份绚烂到极致 以人类的一场劫难作背景 跨越时空和生死 直达永恒的爱情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You jump,I jump. -I'll never let go.Jack.I'll never let go. -Can I take your name,please,love? -Dawson.Rose Dawson.

人生百态,当灾难来临时,或许我们能看到人性,也才知道面对灾难时人的无能为力。大家在等待,等待活下去,等待死亡,等待被救……是船员用栅栏锁住所有的下等舱乘客,是要求妇孺先上救生小船时好多人拼命想要挤上船的动作,是死亡来临时人与生俱来的求生欲望,是Rose的未婚夫因为占有失败恼羞成怒想要置他们于死地,为了求得上救生船的机会用钱贿赂船员,冒充小女孩父亲。是四个小提琴家面对死亡用音乐得到心里的安宁,彼此安慰。是船长因为自己明知有冰山仍下令全速前进的误判而在舵前赎罪般地迎接死亡,是设计者没有坚持正确的理念制造足够数量的救生船而放弃求生,在钟表前忏悔等待死亡。是大海上飘浮着身着救生衣却因海水浸泡过久冻得浑身惨白头上有冰霜的一具具尸体,是20艘救生船最后只划回去1艘,人性的自私,在生死面前,所以到最后1500名落水者仅活下来6名。是一对老夫妇怀抱着躺在床上坦然面对死亡,是妈妈给一双儿女讲最后的故事,是有些人的帮助。是Jack坚持到最后一刻带着Rose所做的求生努力,直至预感到结局,要求Rose一定坚持到最后绝不放弃。她做到了,never give up.很喜欢这个不完美却也完美的画面,Rose被手电筒亮醒开心得想告诉Jack却发现他已经死了,伤痛过后她想起了他的话,掰开他的手,勇敢跳下木板拿起并吹响象征胜利的口哨。

一次航行改变一生的命运,Jack说赢得船票,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让我可以认识你,万分荣幸。如果他没有赢,如果他动作再慢两分钟,可惜没有如果。记得有人说Rose蠢,如果在坐上救生船后不是爬回来,那麽仅能容纳一人的木板还能救Jack一命。可是爱情原本就是冲动的,若不是这样就没有如此伟大的爱情了,Rose是怕Jack会死于是一起生一起死,在死前,Jack是幸福的,他将活命的机会留给Rose,希望她连着自己的那份好好活下去,其实留下来的那个要承受更多,也就有了Rose的那句他完全拯救了我,却连一张他的照片都没有,他只活在我的记忆中。登上了来救援的卡帕西亚号,Rose重生后更名为萝丝•道森,i will never let go. Jack让Rose跳出束缚,不再去过一位名流淑女应该度过的一生,找到了自己生命的真正价值。影片最后,故事讲完,Rose将海洋之心抛向大海,也是纪念他们的爱情,在梦中与Jack重逢……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永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