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星际穿越》(Interstellar):斯人已去,唯爱永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0-12

这部电影似乎预示诺兰进入生命另一种阶段,不再追求先锋,刺激,复杂的人性,而是回归到平淡才是真的境界,他或许厌烦喧嚣,只想静静讲个故事,他把这段时期的人生体会渗透进电影,他浓烈的父爱,他期许的父亲孩子间的依恋,全由电影一场梦境呈现,毫不掩饰,甚至肉麻。

星海浩渺,时光永恒。斯人已去,唯爱永存。

这种转变带着某些犹豫,不确定,于是剧情有点迷失,角色之间的交流有小小的晃神,显得不够有力,诺兰可能还没找到新的定位,他只是在尝试,也可能夹杂厌倦,他太专注于自我情感的抒发,忽略掉工作本身,完全可以控制在2小时以内的电影,他选择了更长的时间。

一、诺兰的老把戏
大银幕上浮现出诺兰的名字,影院里响起掌声。在北京这家电影院看了五年电影,平均每月两场,这是头一次。大多数观众已经表达了对影片的认可、对导演的认可。
大多数电影的导演的名字都在大银幕上一闪而过,不再被人记起;少有导演本身就能成为影片的一块招牌、一种质量认证。而诺兰,无疑属于这少数导演。他靠的,是对影片的三层包装。
最外面这层,是叙事。他拿手非线性叙事,运用闪回、蒙太奇、多线推进,如搭积木搬对情节叠床架屋,增加了理解情节的难度。《尾随》、《记忆碎片》与《致命魔术》都是登峰造极之作,《蝙蝠侠:侠影之谜》与《盗梦空间》则“症状”略轻。
再往里,是概念,或者说设定。这个概念或设定会很产生很多有趣而吸引人的化学反应。《尾随》的概念是跟踪癖,《记忆碎片》的设定是一个人只能维持十五分钟记忆,《白夜追凶》的概念是负罪感,《蝙蝠侠》三部曲的设定是一个人对抗一个体制,《致命魔术》的概念是魔术与科技,《盗梦空间》的设定是人可以进入到梦境获取秘密乃至操纵意识。这些影片都散发着浓浓的“高概念”味道,说出来就会让人有去看的欲望。
深藏于这两层外衣之内的,是诺兰拍摄一部影片的主旨:他的人文关怀,他对人性的探讨。上面提到的所有电影,归根到底都是探讨人性的。概念为这种探讨提供了舞台,叙事为这种探讨提供了戏剧性和冲击力(当然,前提是观众看懂了)。
诺兰在接受凤凰娱乐采访时说:“我的意见不代表任何人的意见,但我相信所有的电影都是从爱这个想法演变而来的。”
爱,是每部诺兰电影的内核。爱,是每部诺兰电影存在的终极意义。
爱,说出来很虚,但如果假以优秀的表现手法,将产生震撼心灵的力量,很多伟大的作品均是如此。
如此一圈,又绕到了开头那十六个字了(看来我也是深受了诺兰的影响):这部影片中,诺兰是如何展现爱的呢?老方法,由表及里。
首先,他抛弃了复杂叙事这件最外层的外衣。这是可以理解的,由于影片涉及到一些理论物理知识,叙事再复杂的话可能会增加理解难度——虽然其实这些知识并没有超出爱因斯坦理论的范畴,也没有超出霍金和加来道雄的科普书的范畴。但给我感觉更主要的是,诺兰更想一门心思扎到故事中,把它讲好。
所以,这次他采用了一个很高很高的概念:通过星际旅行,把相对论、量子物理学、高维(包括虫洞、黑洞)理论设想的情景一一展现。这是本片不同于《地心引力》的地方,后者是展现已知,前者展现未知——但共同点在于都通过强大技术做得活灵活现、引人入胜。至于这三个理论是个什么关系呢?简而言之,在爱因斯坦用相对论颠覆了牛顿的经典物理学后,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学分别从宏、微观领域更加深入第解释世界,但始终不相容,而高维理论则有可能是统一两者的“圣杯”。
由此可见诺兰此番野心不小,好在这些理论解释起来也不难。毕竟,用对折一张纸来模拟虫洞,是机器猫就干过的事情。

宏大便可以成就史诗。于是我们看到没有边界的玉米田,外星球的汪洋大海,惊涛巨浪,冰天雪地,但是十分单调,这种寂寞,从地球延伸到星际。突然我觉得多元化是多么美好,它能够使我们摆脱寂寞,哪怕短暂。

二、诺兰的新故事
借这个概念,诺兰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地球环境恶化,人类求生艰难,曾经的星空探索者,如今退化到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正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一样,只有填饱肚子,才能仰望星空。
但有的时候只有仰望星空,才能更好第填饱肚子。当一个人造虫洞离奇地出现在土星轨道时,NASA的布兰德博士决定通过它来进行外空殖民。十二人先遣队已经先期抵达观察,每人一个星球,资源有限,只有星球适合居住他们才有希望再见到人类;四人考察队如今整装待发,前往先遣队发回适宜生存信号的星球。布兰德博士告诉被超自然现象引领至此的飞行员库珀:有三个人发回了信号,考察队前往确认,合适的话,就返回汇报,他将利用虫洞给地球造成的引力异常,发射空间站带人类逃离地球;若发射空间站没有成功,或考察队无法返回,他们随船还载有受精卵以供人类延续。
库珀就这样告别面色凝重的岳父、懵懂的儿子、伤心的小女儿,踏上拯救人类之旅。当然对他来说,拯救自己的儿女已经足够支撑信念。
两年后从冬眠中苏醒的考察队抵达土星轨道,穿越虫洞来到第一个星球,它处在巨大黑洞边缘,库珀和布兰德博士的女儿乘登陆船“徘徊者”一号前往查看,发生意外耽搁了一段时间,由于黑洞边缘的钟慢效应,回到母船“永恒”号时地球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年。
第二个星球属于先遣队队长曼宁博士(一开始还真没看出是马特•达蒙演的,此前他的参演信息毫无外泄),他从冬眠中被唤醒时失声痛哭。这是我觉得全片第二催人泪下的地方。在这里他们得知布兰德博士已经去世,而他临死前吐露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从来就没有打算把空间站计划付诸实施,因为缺少必要的引力数据,而这些数据在黑洞中才能获得——这意味着无法获得。布兰德博士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牺牲地球上的人类,换取人类的延续。“永恒”号及其上的考察队,从来就没有返回的可能。
库珀意识到,他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儿女了,尤其是再也见不到那个害怕自己房间的幽灵、不知道他去拯救世界、赌气他离开而根本没有见他最后一面、像他一样固执的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了。
他很恼怒布兰德博士的冷血,但接着他发现,这个星球并不适合生存,曼宁博士将他们召集至此只是为了骗取获救。曼宁博士驾驶“徘徊者”一号逃跑,强行对接“永恒”号失败,绝望的他拉开气闸,毁灭了“徘徊者”一号和他自己。曾经视死如归的英雄,原来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缓慢地、孤独地死去。
此时“永恒”号受损,燃料将近,补给不足,库珀别无选择,只能前往第三个星球,这也意味这他们不能再回地球。他决定借着黑洞的引力弹弓效应前往第三星球,并在经过黑洞时选择自己驾驶“徘徊者”二号连同导航机器人堕入其中。一方面他与博士女儿两人不可能都坚持到第三星球,另一方面他想为博士的空间站计划寻找数据。
黑洞中的库珀惊奇地发现他来到了一个高维空间,由每个时间点上他女儿的房间组成。这里时间变成了第四维度,以实体形态存在。而库珀也变成了某种量子态的存在,可在其间任意穿梭。高维空间的场景在理论、小说里存在了多年,诺兰是把它搬到大银幕上并做得如此惟妙惟肖的第一人。说句题外话,把严格遵循物理科学、精确建模的虫洞、黑洞搬到大银幕上,而不是随便在星空中画个窟窿就宣称它是虫洞、黑洞的,诺兰没准儿也是第一人。
库珀终于意识到,自己就是女儿口中的“幽灵”。他绝望地想让过去的女儿把过去的自己留下,但失败了。他通过导航机器人得知,过去是无法改变的,未来的高维人类创造了虫洞来拯救过去的人类。在这个时间闭环上,既然人类最终确实得救了,那么库珀注定要成为其中关键的一环。
库珀突然明白了,他必须完成这个轮回。由于处于更高的维度,操纵低维度世界变得易如反掌。他首先借助引力波创造了超自然现象引领过去的自己找到布兰德博士,促成这段旅程;然后将黑洞引力的数据,通过引力波,拨动自己留给女儿的手表指针传递给了现在已经是科学家的女儿。因为,“引力是唯一能够穿越时间的东西”。
库珀被吐出黑洞后获救,得知人类已经靠空间站在地球轨道生活,为远航做准备。
此时距他出生已经过去了一百二十四年,他几乎还是出发时的模样。
他的女儿儿孙满堂,但垂垂老矣,行将就木。
父女相认,是全片最催人泪下的一幕。年迈的女儿告诉年轻的父亲:父母不应看着儿女死去。于是库珀与女儿道别后,独自前往第三星球,与博士女儿一起建立人类新的殖民地。

将物理学的理论变成触目可见的景观,无比真实,那些画面简单优雅,诺兰处理特效时,世故沉稳,如他的前辈们,那些火花,那些光晕,那些线条,象深邃的沉思,荧幕上,一片宁静。我最感兴趣的是,片尾那奇特的空间结构,但是只窥到冰山一角,便结束了。地球真的要灭,这或许是个解决方法。plan B也是没戏的,布兰德被遗留在废弃的时间轴上,往前走只能是毁灭,这条时间轴将永远在库珀回传信息之时无限循环,而人类已经沿着另外的时间轴前行。(电影中的虫洞是6维的人放的,5维的人没有这个能力。6维可以瞬间改变结果。库珀被放到5维,但他依然是个3维的人,不具备5维的能力,所以传递信息只能间接进行。这些是幻想设定,跟故事设定一样,并不是真实的科学理论。)


影片结束了。
一片寂静。
继而响起掌声。
我则陷入沉思。
影片叙事基调深沉、克制,甚至有些平淡。诺兰这部电影一点没有像以前那样吸引我大脑全速开动嘛。
看到虫洞、黑洞,科幻迷很容易就猜到这里存在时间旅行的可能,库珀看到的超自然现象八成就是未来的他自己搞的。诺兰这部电影一点没有像以前那样惊讶到我嘛。
影片没有脱离诺兰早年作为独立影片制作人的烙印:虽然视角可能宏大,但格局很小,关键的角色只有几个人而已,没有《星战》《基地》《三体》那样的史诗感。
黑洞里凭什么是那样的?没什么科学依据吧。
这不就是个变相的“双生子”的梗么?没什么新鲜的。
那么,就这样结束了?怪不得首映后欧美主流媒体褒贬不一。
但这种种平淡中,蕴含着某种力量。这169分钟的片长,似乎让我尽可能地贴近了一个人的一生。
我想起《科幻世界》上就登载过一篇《人类,子孙》,讲述一个观察黑洞反被困其中的宇航员的故事。刚刚明白受困时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女儿身边,想陪伴她成长,可是时间残酷无情的飞奔而去。还没等到她欢迎爸爸完成实验归来的拥抱,还没等到她欣喜地拆开爸爸给她从太空带回的礼物,她却已经长大成人,为人妻为人母,直至皮皱齿落,双鬓生雪,最后竟匆匆走完了她的一生(所以如前所述在故事框架上本片并没有什么创新)。这种家庭的悲剧,无疑是给读者的一个巨大震撼。
接下来,宇航员又目睹了地球毁灭、人类灭亡。所有他熟悉的事和人,都不复存在。他孑然一身,已经没有了生存的意义,却不得不自己苟且偷生。他懊悔、他痛苦、他愤怒,但他无能为力。宇宙如此强大而无情,人类如此渺小而脆弱。
可是事情竟然有了转机,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太阳系里竟然有了新生命、新文明。宇宙真的像一个严厉却慈祥的母亲,从不会彻底断绝希望。这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转折,不禁让人喜极而泣。这种劫后重生的喜悦,堪比被困荒岛二十四年的鲁滨逊见到海平面上的帆影;堪比爱德蒙•唐泰斯被锁在紫衫堡阴暗地牢十四年后重归大海;堪比安迪在肖恩克监狱二十年后钻出那狭窄的管道,在雨中哭泣,在雨中咆哮,任凭雨水洗礼,雷声轰鸣。
这不就是《星际穿越》最后带来的感受吗?那种隐忍良久的情愫,那种169分钟的压抑,在最后一刻激荡和喷薄!
除去这最后一刻的宣泄,影片从头至尾叙事基调虽然或许平淡,却饱含深情。
还记得全片被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吗?“成为父母,就是成为儿女未来的幽灵。”没错,父母先于孩子们离去,注定成为孩子们心头的幽灵。但在这部电影里,这句话最先暗指了库珀女儿所害怕的幽灵,就是他自己。同时,库珀不仅是精神上的幽灵,也成为了实实在在的“量子幽灵”,庇佑着自己的女儿。
还记得全片被反复吟诵的一首诗吗?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威尔士超现实主义诗人迪伦•托马斯诗句磅礴阳刚、充满神秘和感官迷狂,其中的内涵与风格竟与影片惊人地相合。这是人类向命运最后的怒吼,这是人类为生存最后的挣扎,这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的最后的尊严。
所以不管本片故事是不是够新颖,当我们看到库珀九死一生地回到他在乎的人身边,看到人类离开濒死的地球在空间站快乐地生活,看到人类还将向更深的宇宙进发,我们就是能感受到这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这种力量,使得渺小的人类在强大的、无情的宇宙面前不再脆弱。
这种力量,能够跨越遥远的距离,穿过漫长的时光,遥登彼岸,直达心田。
我们最后才发现,自始至终,引力都不是唯一一个能够穿越时空的东西。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星际穿越》(Interstellar):斯人已去,唯爱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