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悉达多的微笑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0-12

现在,当悉达多送那些平常的行客们(商人、兵士和女人)渡河时,他觉得那些人不再如从前那样显得陌生。他理解他们,虽然他不分享他们的思想与观念,但他却与他们同样有着生命的冲动和欲望,他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尽管他已十分接近完满的境界,正在忍耐着最后的伤痛,而他却感到这些尘俗的人们是自己的平等兄弟。他们的虚荣、欲望以及平凡琐事在他眼中不再显得荒谬,而是变得可以理解,可以热爱,甚至值得他尊敬。诸如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那种盲目的爱;溺爱的父亲因为自己的独生子而表现出的那种盲目而愚蠢的骄傲;年轻浅薄的女人对于饰物以及男人的赞美那种盲目而急切的追求,所有这些简单、渺小、愚蠢却又如此强烈、如此激情勃发、充满生命力的冲动和欲望,对于悉达多不再显得微不足道。他看到人们为此而生存,并创立伟业,旅行、战争、遭受和忍耐无穷的苦难。悉达多因此而感到了对人类的爱,他在人们的欲望和希求中看到了生命、活力、不可摧毁之物以及永恒不灭的梵天。人们那种盲目的忠诚,盲目的强力和韧性着实值得钦佩和爱戴。

您以自己独自的追寻,以自己独特的方式,通过思考,通过冥想,通过知识,通过觉醒而达成了这一目标。您并未通过教义学会任何东西。所以我认为,世尊,任何人也无法通过教义而得到救赎。希有世尊,您不可能以言辞和教义向任何人传达您在觉醒的那一刻所体验的事件。觉者佛陀的教义包容了许多,传授了许多——诸如如何正确地生活,如何脱离邪恶,然而有一点是这明晰的、值得尊崇的教义所没有包括的——那就是世尊本人自身体验的秘密。这就是我在聆听您的教义时所想到并意识到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继续走我自己的路——并非去寻求另外的更好的教条,因为我知道那并不存在,而是要离开所有的教条与导师来达到自己的目标——不然就去死。但是我会常常回忆起今天,希有世尊,我会常常回忆起这一刻:我亲眼见到一位圣人站在我面前。”

他不再去分辨不同的音声——诸如愉悦之声与哀泣之声,童稚之声与雄浑之声;所有思慕者的哀叹,智者的欢笑,愤怒者的叫喊,濒死者的呻吟都融入彼此,互为纠结与交织,以千万种方式缠绕在一起,而所有的音声,所有的目标,所有的渴望,所有的善与恶,悲伤与欢乐,所有这一切共同构成了统一的世界,所有这一切共同交融成万物奔流不息的进程,所有这一切共同谱成了生命永恒的旋律。当悉达多凝神倾听这万音交响的河水之歌,当他不再着意分辨悲叹与欢笑,当他的心灵不再执著于任何一种特定的音声并不再任其占据他的自我,当他倾听所有的一切,倾听圆融与统一,正当此时,那宏大的万音交响之歌只包含一个字“唵”——圆满之音。

---转念重生:

---年少时一心摒弃自我的悉达多(有多少人依然在这条路上?我瞥见自己的影子):

---尘俗之爱:

  1. 侨文达看到的不再是他朋友悉达多的脸庞,他仿佛看到许许多多其他的形象,一个长长的系列,一条不息的形象之流——百种,千种,万种,无数的形象不断生生灭灭然而又似乎同时并存;所有这些形象一刻不停地变幻和更新,而它们又都复归于悉达多。他看见一条鱼的形象,一条眼睛已黯淡无光的垂死的鱼,正及其痛苦地大张着嘴;他看见一张新生婴儿的脸庞,面色赤红,满是皱纹,正张口欲哭。他看见一张杀人凶犯的脸,看见他持刀刺进一个人的身体;而在同一瞬间,他看到这名罪犯双膝跪地,绳索缠身,头被刽子手一刀砍落。他看到陷于炽烈情爱之狂喜中的男人女人不同姿态的赤裸身躯;他看到人们死去之后身体僵直、死寂、冰冷而空无。他看到许多动物的形象——野猪、鳄鱼、大象、公牛与飞鸟,他也看到大神黑天与阿耆尼。他看到所有这些脸庞与形象以千万种方式彼此联系,彼此扶助,彼此爱恋,而同时却又彼此仇恨,彼此毁灭并重货新生。每一形象都终归形销,都是无常世界中苦难而充满激情的存在;然而它们却并未死去,它们只是在不断变幻,不断再生,不断以新的形态出现;只有时间作为不同形态之间联系的纽带。所有这些形态都经历暂住、流转与再生,彼此交汇并融合,而在这一切之上回旋着某种稀薄、虚幻却又无可质疑的存在,像一层薄薄的冰或玻璃,像一层透明如水的躯壳、外形或面具——而这面具正是侨文达在那一刻所吻的悉达多微笑的面容。侨文达看到这面具般的微笑,这回旋于流转万象之上的圆融的微笑,这超脱与万千生生死死之上的永恒的微笑——悉达多的微笑——与他曾经上百次带着敬畏瞻仰过的乔答摩佛陀的微笑毫无二致。他们的微笑同样是那么安详、微妙而不可测度,同样是那种或许是慈悲,或许是嘲讽,形态万千的圣明的微笑。侨文达知道,一切圆成的佛陀世尊正是如是微笑的。

悉达多凝视着河水,流动的水面浮现出许多形象。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孤独地为失去爱子而哀痛;他也看到自己,孤独一人,无法摆脱对远方孩子的思念;他还看到自己的儿子,也是孤独一人,沿着燃烧的欲望之路急切前行。每个人都执著于自己的目标,每个人都为自己的目标所困扰,每个人都在经受痛苦。河水之声忧伤,带着悲哀与渴望,向自己的归宿流去。

从那一刻起,悉达多不再与自己的命运抗争,不再感受到苦痛,他的脸庞放射出一种智慧的宁和,不再有意志与这种智慧相佐,这种智慧已然最终达到了圆成,委身于时间与生命之流中,随流而下,充满慈悲与同情,与万物和谐如一。
 
维稣德瓦从河岸上站起。当他注视悉达多的眼睛并看到他眼中映射出智慧的安祥,他以那种亲切佑护般的方式轻轻抚了抚悉达多的肩膀,道:“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刻,我的朋友。既然这一刻已然来临,我可以走了。很久以来我一直在等待,很久以来我一直是船夫维稣德瓦,而现在结束了,再会,我的草舍;再会,我的河流;再会,悉达多。”
 
悉达多在这行将离去的人面前深深鞠躬致意。
 
“我已经知道,”他轻声道,“你莫非将要步入林中?”
 
“是的。我将步入林中,我将步入万物的圆融统一之中。”维稣德瓦道,他的面容光彩辉映。
 
如此,维稣德瓦告别而去。悉达多目送着他。带着巨大的喜悦与肃穆的心情,他目送他远去。他看到他的步态安祥宁和,他的面容神采奕奕,他的身相光明遍满。

---对话佛陀:

侨文达说:“悉达多在说笑。与那些贱民们在一起你怎么能学会冥想、调息忍耐饥饿和痛苦的技艺?”

“今天我们就能听到他亲口宣讲的教义。”侨文达道。

---生命之河的智慧:

---苦行僧的修行并没有给予悉达多追寻的答案:

当一个人能够如此单纯,如此觉醒,如此专注于当下,毫无疑虑的走过这个世界,生命真是一件赏心乐事。

从那一刻起,悉达多不再与自己的命运抗争,不再感受到苦痛,他的脸庞放射出一种智慧的宁和,不再有意志与这种智慧相佐,这种智慧已然最终达到了圆成,委身于时间与生命之流中,随流而下,充满慈悲与同情,与万物和谐如一。

“也许是,”悉达多疲倦地说,“我很像你,你也没有爱的能力,否则你怎么可能把爱作为一种技艺来从事呢?可能我们这样的人都没有爱的能力。天真的人们能够爱——这就是他们的秘密。”

---当下

就这样,乔答摩缓步入城乞食。两位年轻的沙门能认出他只是凭着他那完美安祥的举止和宁和的仪态,其中没有追寻,没有欲望,没有依循,没有勉强——充满了光明与安宁。

悉达多面带微笑道:“我不知道,我从来不是酒鬼,但是,我,悉达多,在自己的修行与冥想中只获得了短暂的麻醉,而我们仍如母腹中的婴儿一样离智慧与救赎遥遥无期,这一点,侨文达啊,我确实知道。”

---时间的幻象

悉达多只有一个惟一的目标——使“自我”化为空无,抛却一切渴望、欲念、梦想、快乐与悲伤——让自我死灭;在空寂的心灵中寻得安宁。在抹除了自我的思维中等候奇迹——这就是他的目标。当自我被征服而寂灭,当心中所有的激情和欲望都归于静默,那终极之物必然会觉醒,那非自我的最深层存在,那伟大的秘密。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悉达多的微笑

关键词: